孟子闻之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子之武城 > 正文内容

假弟弟劫了我的“富桃花”_经典文章

来源:孟子闻之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把你的美好,装进我的瓶子。贰 瓶 子让我陪你很久很久文/刺猬

  不幸,总是在不知不觉中突然降临。犹如当头一棒,揍人个头晕脑胀眼发黑。

  比如,陈立娜所经历的这场噩梦般的体检。

  这天,是周末。陈立娜正睡得迷迷糊糊,手机响了。

  是公子哥儿汪皓。

  汪皓是陈立娜的大学同学,家境优裕。听说,他老爹是搞工程的,财大气粗不差钱。在这座三线城市里,当算一号有头有脸的主儿。

  自去年毕业后,汪皓就一直在追陈立娜,示好示爱。可陈立娜态度始终很明确,不接受。

  至于原因,第一,自然是家庭。她的老家,住在一个穷困闭塞,名叫孤松岭的东北小镇上。与汪家相比,云泥之别。别说门当户对是老观念,单是身入小豪门,就必有诸多拘谨,不自在;

  第二,大学四年,汪皓处过的女友究竟有多少,不算听说的,只见过的,陈立娜粗略掰了下手指。嗯,不够用,还得加上两只脚的脚趾。

  记得汪皓初次向陈立娜求爱,居然如初中生加入少先队般举了手,正儿八经发了誓:“娜娜,只要你答应我,我保证,这辈子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吉祥物!”

  庄严宣誓,如雷贯耳,陈立娜却忍俊不禁,扑哧笑出了声。

  话归正题。

  且说一接通汪皓的电话,陈立娜顿觉脑袋里像炸了马蜂窝,“嗡”的一下空白一片。

  “娜娜,我觉得我不能隐瞒你。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,是……是血癌。娜娜,你在听吗?你等着我,我马上过去!”

  在城郊,陈立娜与另一个赵姓女孩合租了一套蜗居,在顶层7楼,虽有些挤,但租金很便宜。

  功夫不大,汪皓就匆匆冲上了楼,直跑得满头热汗,连呼带喘。

  给他开门的,是赵姓女孩,一脸纳闷地说:“也不知娜姐咋了,接完电话就走了神,发了呆。我叫她,她也不应。”

  “没事,娜娜不会有事的。”汪皓边说边进屋,两步就跨到了陈立娜床前,“娜娜,都怪我多嘴。我……”

  “我的事,你不能瞒我。”陈立娜缓缓抬眼,“报告呢?给我吧,我能承受得住。答应我,不要再告诉任何人,包括我爸妈,好吗?”

  汪皓连连点头,眼底止不住湿湿亮亮的:“娜娜,我不信这破诊断是真的,一定是误诊。就算是真的,我也会救你。钱不是问题,啥都不是问题,相信我,我说到做到!”<甘肃治疗癫痫病价格/p>

  说着,他将陈立娜的双手握进掌心,握得紧紧的,生死不弃。这一幕,亦让站在旁侧的赵姓女孩感动得崩了泪,折身扑床,哭了个稀里哗啦。

  原来,前几日,陈立娜总感觉晕乎乎的,倦怠乏力,还时常头晕,脸色也差。汪皓见状,二话不说,将她拽上跑车,一阵风似的开向了医院。

  在他近乎挟持的强逼下,陈立娜从头到脚,从外到里,系统检查了一遍。转眼到了周末,陈立娜还贪睡呢,汪皓已赶去医院,替她取了体检单。

  结果表明,陈立娜的造血干细胞因增殖失控、凋亡受阻而出现病变,状况很不乐观。

  说白了,就是血癌。

  当天,汪皓又带陈立娜去了另一家医院,找专家大夫重做病理分析。

  专家姓白,曾在国外留学深造,颇具权威。结果如出一辙,白大夫给出了骨髓移植的建议。

  “骨髓移植,即人们常说的造血干细跑捐献。首先,要将患者的白细胞型存储到骨髓库,与志愿者做比对,配型。不过……”

  “娜娜,你干啥去?听白大夫把话说完。”

  陈立娜只听白大夫说了一半,起身就走。汪皓追上来拦,却被她硬生生推了个趔趄。

  “汪皓,我和你只是普通同学,关系非常一般的朋友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谢谢,再见。不,再也不见。”

  陈立娜背对汪皓,冷淡说完,然后迈开步子,头也不回地走远。

  她不敢回头。生怕一回头,眼泪便会滂沱而出,甚至都没有力气走出医院。

  此前,在医院,她也见过几回这般情形:病人入院,本来还能走能跑,有说有笑,而一旦被告知患了绝症,短短几分钟,整个人就会被击垮,瘫倒。

  平素,陈立娜很要强,不想让汪皓、让外人看到她失魂落魄的不堪样子。可没走出多远,就听汪皓扯着嗓子大喊起来:

  “陈立娜,我爱你!就算天塌下来,我都会为你扛着;地陷下去,我也会抱着你,死在一起!”

  表白声中,谁的眼泪在飞?几个过往的小女护士。

  你相信在这世上,会有奇迹发生吗?

  你相信爱,会创造奇迹吗?

  不要急着给出答案,先来看看关于骨髓移植的那些事。是的,到目前为止,造血干细胞移植对捐献者来说,尚无明确危害。如果配型成功,能救人性命,可谓大功德一桩。

  但匹配成功的概率,真的很小。听一个做医生的朋友说,骨髓配型,首选对象是患者的父母。人的基因,一半来自父亲,一半来自母亲。所以,通常情况下,父母的配型率是最高的,但只有50癫痫病可以喝碳酸饮料吗?%的成功率;

  其次,是病患的直系兄弟姐妹。虽然也是血亲,配型成功率却下降为二三成左右;

  如果父母和兄弟姐妹配型均不成功,只能选择非血缘关系的供者。其相符率,仅五千分之一甚至几万分之一。

  一走出医院,坐进出租车,陈立娜便难以自己,呜呜哭出了声。

  家里那对多难都要供她读书的爹妈,还有小她两岁的弟弟陈立强,其实,并非她的至亲。

  这件事,除了孤松岭的街坊邻居外,鲜有人知。

  她至今记得,5岁那年,病得奄奄一息,被丢在了山沟里等死。万幸老天垂怜,让跑山采榛蘑的爹妈给抱了回去,救了她的命。

  此后多年,陈立娜始终想不通,亲生父母为啥会抛弃她?后来,还是养父辗转打听到了些隐情:

  她的生母,是被人贩拐进深山沟,卖给一个瘸腿老光棍。老光棍猥/琐,心狠,对其非打即骂。如她能生个带把的儿子,处境或许会好些,可偏偏生的是丫头片子,惹得老光棍变本加厉地折磨虐待。

  终于,在陈立娜5岁那年,生母抓住机会,带她逃进了深山。跑着逃着,立娜受了风寒,病了,又被毒虫咬伤,只剩下半口气儿。眼瞅活不成,生母才舍了她,独自跑了,从此下落不明。

  这就是陈立娜的悲苦身世。不,自打遇着养父母,她一点儿苦都没吃过。就连小弟陈立强,都宠着她,护着她,做了护花使者。

  真是说啥来啥,刚回到出租屋,小弟陈立强就打来了电话:

  “姐,爸妈想你了,让我去看看你。哦,我在镇食品厂上班,能挣钱了,等我去了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  三天后。

  在驾车开往山中小镇孤松岭的路上,汪皓满心美气,乐得直哼哼。

  能不乐呵吗?就在出发前,他兴冲冲奔去了陈立娜的住处,想对她说,这两天,他片刻都没闲着,求白大夫找专家给他做了加急配型。

  “娜娜,好消息啊,成功了!我,汪皓,和你,程立娜,居然配型成功了!缘分呐!!!此处当用三个叹号。我要给你捐骨髓,捐造血干细胞!白大夫说,一个成年人身上,大约有二三升骨髓,约合五六斤吧,我捐你二斤!别问为啥,我爱你,我愿意。别忘了我曾说过,我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吉祥物!”

  焉料,开门的是赵姓女孩,说陈立娜确诊当天就回了老家。爹妈年纪大,身体也不好,她绝不会让他们知道自己得了绝症,更别说做配型。她只想在剩下的日子里,好好陪着他们,好好做一回女儿。

  汪皓紧忙拨打陈立娜的电话。已关机,许是,不想再牵累他。

  “唉哟榆林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我的娜娜,你应该相信,爱是能创造奇迹的。赵妹妹,你也赶紧去爱吧,没准儿奇迹就在前面等着你呢。”

  汪皓说罢,转身下楼钻进车,风驰电掣般驶出城,开往陈立娜的老家孤松岭。他要接她回城,骨髓不用操心,手术费更不用操心。区区几万十几万,对他爹来说,哪还叫钱?毛毛雨啦。

  一段盘山路,又一段盘山路。路况不好,可车好,如履平地。汪皓心下正美呢,突然瞅见前方路中央躺卧着一个人。不知死活,一动不动。

  意外发生,汪皓急踩刹车,下去查看。一扒拉,那人竟戴了头套,掩了面目,身下还藏着根两尺长的铁棍。

  坏菜了,是劫匪!

  汪皓大惊,掉屁股欲跑,劫匪却已抡圆家什,重重砸中了他的膝盖:“老子只要钱,不要命。胆敢嘚瑟,老子弄死你,扔山沟里喂狼!”

  从小到大,爹宠娘惯,汪皓哪被人欺负过?趁劫匪搜身之际,抽个冷子出了手。你撕我打,一时失足,骨碌碌,两人齐齐摔下了陡峭山沟。

  嘭,汪皓的脑袋撞上石头,眼前一黑,昏死过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几个小时,也许几天,汪皓悠悠醒转。一睁开眼,就看到了爹妈,也看到了默默垂泪的陈立娜。

  “娜娜,别哭,别伤心,我没事。”

  “我没为你哭,也没为你伤心。”陈立娜抬起头,脸冷似霜,“打你的人,是我小弟陈立强。”

  只听说她有个弟弟,弟宠姐,豁出命,但没见过面。汪皓迟疑问:“他为啥打我?”

  “我回到家,小弟看出我有心事。我瞒不过他,就说了实情。”陈立娜顿了顿,接着说,“小弟当然要救我。可家里没钱,他脑瓜一热犯了浑,竟动了抢劫的邪念。说造化弄人,不如说老天报应,让他抢了你。”

  “娜娜,你说啥呢?我可是要花大钱,要给你捐骨髓的。我爱你。”

  “谢谢,我承受不起。”

  嘲讽说完,陈立娜走出了病房。汪皓还要喊她,却见老爹瞪了眼:“你啊你,真特么混账,怎能和你表舅做这等烂事?!”

  这等烂事?是够烂,够下作的。

  原来,陈立娜压根就没病。她时常头晕,发蔫,是因为汪皓在给她买的瓶装水里做了手脚,加了小剂量的鲁米那、苯妥英钠等成分,能引起假性眩晕。

  此中蹊跷,是他的表舅,也便是白大夫告诉他的。

  白大夫能出国留学,多亏汪皓老爹资助。汪皓追不到陈立娜,白大夫自然要帮忙。

  陈立娜的体检单,汪皓的配型报告,都是他一手伪造。仗着是海归,医院骨干,他完全有能力瞒天癫痫病可以治吗过海做个局,盘算着等把陈立娜推进手术室,注射过麻醉剂,根本不用动刀,一觉醒来,因着高昂的手术费,配型成功的奇缘,都足以让她视汪皓为救命恩人。以身相许算啥?那得用一生来感激,来回报。

  说来堪称鬼使神差,陈立强脑瓜发热,恰恰劫了他,并致其摔晕,昏迷了三天三夜。警方介入,很快发现了端倪:经法鉴,陈立娜也没啥病啊。再一查,牵出了白大夫。白大夫没扛住,全撂了。

  D,这套路玩得够深的,差点坑死陈立强!

  坠落沟底,陈立强也伤及颅脑,陷入昏迷,就躺在隔壁病房里。大夫说,苏醒的几率可比配型大多了,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陈立娜摩挲着陈立强的手,脸,亮亮的泪珠,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掉:

  “小弟,你真傻。就算你救了姐,可你进了监狱,姐心里能好受吗?你忘了咱爹是咋教导咱的,再苦,也要自己扛着;再难,也要守住良心,走正道。小弟,你醒醒,姐和你说话呢。你起来,姐替你躺着,行吗?”

  是啊,生活不易,得靠自己;人生不易,需要善意。为爱也罢,谋利也好,使诈耍心机,终难得遂。别忘了,人在做,天在看着呢。有时看似阴错阳差,歪打正着,实则冥冥中早有注定。一墙之隔,汪皓似也想到了这些,不觉走了神。

  “姐,我错了。我犯的罪,我认。你别哭,你一哭,我心疼呢。”

  “大夫,我小弟醒了……”

  (本文完)

  美瓶美物:

  这才是“高级美”,无需滤镜美颜!

  往期好文:

  弟弟急用钱,冷血后妈腆着脸来认亲

  目睹情郎气派喜宴,她拿命反击

  我被三个好闺蜜,送上不归路

  她下战书,请老公的桃花参加婆婆寿宴

  - END -

  宝宝们,起来high~~这篇故事会经典好文,喜欢不?生恩不如养恩,这话没错。人与人之间的羁绊,很多时候都是靠相处和陪伴建立起来的~就像你们跟瓶子,咱们互相陪伴这么久,很有感情了,对不?

  好啦,一样,不管喜不喜欢,

  来了我家,就不许走了哦~

  关注置顶?“贰瓶子”,让我陪你很久很久。

 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qirxj.com  孟子闻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