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闻之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又不受命 > 正文内容

春天的名家散文

来源:孟子闻之网   时间: 2020-09-26

春天的名家散文

  随着时间的发展,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,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。今天小编为大家整理了春天的名家散文,希望对您有帮助。

  

  朱自清

  盼望着,盼望着,东风来了,春天的脚步近了。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,欣欣然张开了眼。山朗润起来了,水长起来了,太阳的脸红起来了。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,嫩嫩的,绿绿的。园子里,田野里,瞧去,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。坐着,躺着,打两个滚,踢几脚球,赛几趟跑,捉几回迷藏。风轻悄悄的,草绵软软的。桃树、杏树、梨树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都开满了花赶趟儿。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。花里带着甜味,闭了眼,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、杏儿、梨儿!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,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。野花遍地是:杂样儿,有名字的,没名字的,散在草丛里,像眼睛,像星星,还眨呀眨的。 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,不错的,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。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,混着青草味,还有各种花的香,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。

  鸟儿将窠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,高兴起来了,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,唱出宛转的曲子,与轻风流水应和着。牛背上牧童的短笛,这时候也成天在嘹亮地响。雨是最寻常的,一下就是三两天。可别恼,看,像牛毛,像花针,像细丝,密密地斜织着,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。

  树叶子却绿得发亮,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。傍晚时候,上灯了,一点点黄晕的光,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。乡下去,小路上,石桥边,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;还有地里工作的农夫,披着蓑,戴着笠的。他们的草屋,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。天上风筝渐渐多了,地上孩子也多了。城里乡下,家家户户,老老小小,他们也赶趟儿似的,一个个都出来了。舒活舒活筋骨,抖擞抖擞精神,各做各的一份事去。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;刚起头儿,有的是工夫,有的是希望。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,从头到脚都是新的,它生长着。春天像小姑娘,花枝招展的,笑着,走着。春天像健壮的青年,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,他领着我们上前去。

  从春天到秋天<武汉癫痫病那里看比较好/strong>

  玉痕香凝

  到三十岁的时候,我才明白季节。

  当春天在我的身边走过,我多想迎着风儿种植一粒种子,干燥或者潮湿的空气孕育梦想,淅淅沥沥的雨儿浇着花开,远方有我的鸟儿,有我的云朵,有我期待长成的参天大树,为了梦想,我可以不去看任何风景,而只走进自己的内心。

  我不明白三十岁的女人为什么这样执拗?

  我从小窗向外望去,我注定要错过今春的花开,女儿在野花从中奔跑的身影让我难忘,她与自然是这样的接近,粉嫩的小脸迎着阳光,清新的空气在她的周围荡漾,她采了大把的野花,野花在她的手中舞蹈,她在广阔的天地中舞蹈,而我的舞蹈呢,在我的心中吗?我在走向自己的内心的时候,注定要失去那美丽的春光,可是要让文字在纸上舞蹈何曾容易!我追求轻灵,追求飘逸,追求华丽,追求高贵,但就是不曾到达自然的岸边,我在广阔的宇宙中求索,甘愿忽略属于我的春光。

  但我忽略最为重要的一点,我是一个女人,一个宇宙中像我的母亲,像我女儿一样的生命个体,女人是美丽的,就像花儿是自然的美景一样,女人不去创造美,不让自己去诠释美,她就妄为女人!

  当母亲来看我时,我正坐在书桌旁,看我要考试的书,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迷恋这些书,而且一拿起来就不想放下。女儿已经说:“妈妈,你再不领我出去,我又要睡着了。”我丝毫没有听见,而女儿自己也不知说了多少次,她终于在沙发上睡着了。母亲进来的时候,一眼看到我女儿的样子,又看看我专注而且蜡黄的脸,一下子明白了,她搂着我女儿掉下混浊的泪,像一个狂怒的狮子一样说:“十几年前你去干什么去了,现在知道用功了,早这样,我还为你拧这番心?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吗,你不是铁人,总有一天你会不行的,时光错过了,就是错过了!”

  泪水在我的眼中,我决不会让它掉落下来,砸伤我自己,但我又不得不承认,我是自私的。有多少个日子,我让女儿寂寞的度过;有多少个日子,我让父母望穿秋水,春天已经过去,夏天已经过去,秋天会来临吗,我那结着果实的幻境会来到吗?纵使我抱着金灿灿的奖杯给他们看,可他们的目光也会掠过所有的风景,而只瞩目我额前的皱纹,而只会注意兴奋也掩饰不住的疲惫。秋天它会到来,落叶掩埋一切,当癫痫病能治好吗所有的风华已经不在了,对于亲人们最为重要的仍然是我的血肉之躯!

  我自豪我是女人,如果大地是花儿的母亲,那么我们女人就是人类的母亲,当人在大地上直立行走时,他最应该感谢的是母亲。可女人啊,千百年来从没有自由的活,四季的阳光在双肩上飘落,咧咧的风尘淹没所有的梦想。我在这些梦想中走出来,多不想让它们把我淹没,我就要站在那高山之巅,俯瞰我的人生,我不仅是一个女人,而且还有一颗和所有的生命一样火热的心!

  我拥抱我的女儿和母亲,我的脸和心紧紧地依着她们,我是人,我需要这种肌肤之爱,我不愿做人世孤独漂泊的浪子,黎明我真的已经错过,但更为重要的我不能再错过晚霞,风带走春天的绚烂,带走夏天的暴雨,秋天宁静的天空中,飘着胭脂一样的云,千山含天籁,霜凝万树红,大地同萧萧,古今总不同。我看到花儿从春开到秋,我看到树儿从春绿到秋,我看到它们的从容,死亦何惧,爱亦何惧?就像母亲的脸,女儿的脸,无论是阳光的笑,还是挂满泪花的悲,那都是因为我。她们说,无论你走多远,都要记得回来,因为怀抱没有四季的荣枯,只有心空的自然安静。

  栗家山的春天

  钱朝铸

  在和县,很少有人知道栗家山。我若不是20年前岳父病逝后葬在栗家山,也不知道更不可能看到在那一马平川的县城北郊,竟然会有一座高挺突兀顶端又非常平坦的土山。此山属于和县历阳镇公路行政村勤王庄自然村,它南与县城北门汽车站只有三、四华里,北与原城北公社所在地的“二郎庙”仅有半里多路,东与“巢宁路和县段收费站”的距离不足百米。

  妻子的娘家就在勤王庄,她说小时候因放鹅、割猪草或挖野菜经常上栗家山。这里全是贫瘠的黄粘土,山巅上只能种一些“望天收”的旱谷杂粮,山角和山腰上一些高高低低的岗垅子都成了坟茔地。妻子经常看到一些被暴雨冲刷而裸露在黄土之外的灰陶片,有时碰巧还能刨到一些刻有各种印纹图案的破罐子,所以她一直认为,这里极有可能是古代一座坟墓,或是一个古迹遗址,否则这里不可能莫名其妙出现一座土山的。一九八二年四月一日,妻子的话果然得到了验证。这一天,县政府在此山的东坡上特意栽下了一块石碑,上面刻道:“全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——栗家山遗址”。可它到底是什么遗址呢?村西安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上的人都不知道。自从岳父逝世后,我对栗家山神秘的存在也越来越感兴趣,经打听才惊喜地获悉,这个不太起眼的土墩子竟是商周时期的一处遗址,其年代比秦始皇陵还要久远,当然,它虽然无法与秦陵相比,但它足以说明了和县历史文化底蕴的厚重。

  今年是岳父逝世20年的祭年,我和妻子在清明节后第一个周日的下午来到了栗家山扫墓。我们在栗家山南麓公墓前的一个路口下了车,此时虽然已避开了祭祀的高峰,但仍然看到公墓里有人在虔诚地为逝去的亲人鸣放着爆竹、焚烧着纸钱、敬奉着水果和鲜花等。我伫立于路口向北凝视着,眼光穿过公墓,看到远处的栗家山静静地矗立在那里,它高约六七米,方圆四、五百米。在明媚的阳光里,它极象广袤的`草原上新搭起的一座蒙古包,又象被状若滔天白浪的蔬菜大棚包围着的一座海岛,使我们产生许多神奇的遐想。

  岳父的坟位于栗家山的西南部,所以我和妻子只好绕过公墓,向北踏上了一条弯弯曲曲的上山小路。妻子虽已中年,但她一踏上这条芳草盈地的小路后,仿佛变成了一只快乐的小鸟,兴奋得一会儿跑一会儿笑,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。尤其是她那脚蹬白色旅游鞋身穿鲜红羊毛衫的身影,在绿色世界的映衬下,显得更加艳丽、飘逸、动人。妻子的记性真好,每看到路边或田埂上出现的一种花草时,她都能如数家珍地叫出名字来,如青菜头、马蒗头、莴莴头、野蒿子、茅杖子、外歪肠、扒根草、红花草、荠菜、苜蓿菜、蚂蚁菜、瓦蜇菜、菊花脑、野小蒜、野草莓、萝卜茵子、狗尾巴草和“猪耳朵边子”等等。面对这些或青或红或黄或白的花花草草,心地善良的妻子有时不知如何下脚是好,生怕踩伤了它们,因为它们给我们带来了绿色,带来了温情,带来了芬香,带来了美好的回忆,带来了生命旺盛的春天。

  我们以前都是从栗家山的西南角上山的。此次为了重温一下县政府的碑文,特意从较为陡峭的东坡上的山。山巅约有四五亩地范围,东边的那一半不知被谁圈上了木栅栏,栅栏里栽种着清一色的木枣树,约有两三百棵,郁郁葱葱生机勃勃;西边的那一半种植了一大片甘蓝型油菜,一棵棵高过人头的油菜花开得正欢,阳光一照,这些黄花灿烂得象一片金色的云霞。我和妻子小心翼翼地穿行其间,浑身上下粘满了黄色的花粉,体验了一次蜜蜂辛勤忙碌时的感受,心中有一种随风舞动的愉悦。我情不自禁放慢了脚步,觉得这里真的很美,蓝蓝的天空上术后癫痫多久发作一次飘着几朵白云,极象一块没有边际的蓝花绸缎;阳光灿烂无比,仿佛将聚集一冬的能量释放了出来,想用璀璨的光环融化掉整个土山。

  扫完墓后,我们穿越了金色的油菜田,翻过了一垄垄绿色的麦地和开着许多蝴蝶花似的蚕豆田,顺着栗家山北麓的小路来到了山脚下,看到一条自西向东逶迤而来的小河,妻子说它叫“外湖沟”。小河的河面不太宽,河水却清彻见底,微风吹过后泛起一阵涟漪,阳光照在水面上象撒了一把细碎的金子,闪耀着眩目的光点,这依山傍水的景色的确别有一番景致。当我们跨过一块用预制板担起的小桥后,忽然欣喜地发现河埂下的水边生长着许多绿色的植物,有随风摇曳的蒲草,有高傲挺立的芦苇,有长相奇特的“水蜡烛”,有头青根白的水淋淋的茭瓜,还有一簇簇青扑扑的水芹菜等等。我们还巧遇了一位熟悉的村民,他正撑着腰子盆在河里起着鱼网,看到网里那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鲫鱼、鲤鱼和一尾尾黄鳝、泥鳅时,妻子恨不得要扑下河去,她说她做姑娘时曾跟随父亲撒过网、搭过网,最喜欢捉鱼摸虾了,她的激动也激起了我对鱼和水的情趣。

  此时,立在河埂上的我,回眸阳光下的栗家山,心里也同样充满了阳光。因为令人欣喜的是,在栗家山的西南角,一个名叫张成贵的民营企业家刚成立的安徽省首家“和县楚天鹅绿色养殖生产合作社”已投入了生产,正式吹响了“立足皖沪,进军东南亚”的号角;更令人振奋的是,在栗家山的附近,县政府既设置了“绿色蔬菜生产示范园”,为打好全国十大无公害蔬菜之首的“皖江”牌蔬菜这一品牌建立了生产和深加工基地,又开辟了一个上规模上档次的全县最大的工业园,并且在附近将要崛起一座新的政治文化中心。

  啊,栗家山,一座家乡的山!它向我们叙说了一个春天的故事,使我们看到了新年的希望。它虽然不高大、险峻和巍峨,但它的存在,已使我们领略到大山的韵味和坚强,难怪刘梦得老先生当年在和州的“陋室”里写下了千古绝句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”

【春天的名家散文】相关文章:

1.

2.

3.

4.

5.

6.

7.

8.

9.

© zw.qirxj.com  孟子闻之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